返回首页

历代令词鉴赏(二十二)

木兰花 乙卯吴兴寒食 张先

  龙头舴艋吴儿竞,笋柱秋千游女并。芳洲拾翠暮忘归,秀野1踏青来不定。行云去后遥山暝,已放笙歌池院静。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

  【题解】

  木兰花,唐教坊曲,又名玉楼春、减字木兰花、偷声木兰花、木兰花慢、木兰花令。《金奁集》入“林钟商调”。《花间集》所录三首各不相同,兹以韦庄词为准。五十五字,前后片各三仄韵,不同部换叶。《尊前集》所录皆五十六字体,北宋以后多遵用之。柳永《乐章集》入“仙吕调”,前后片各三仄韵。

  【作者介绍】

  张先(990一1078),字子野,乌程(今浙江湖州市)人。天圣八年(公元1030)进士。历任宿州掾、吴江知县、嘉禾(今浙江嘉兴)判官。皇佑二年(1050),晏殊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辟为通判。后以屯田员外郎知渝州,又知虢州。以尝知安陆,故人称”张安陆”。晚年来往于杭州、吴兴一带,与苏轼等人有交往。治平元年(1064年)以尚书都官郎中致仕。此后常往来于杭州、吴兴之间,以垂钓和创作诗词自娱,并与赵抃、苏轼、蔡襄、郑獬、李常、梅尧臣等名士登山交游,吟唱往还。元丰元年病逝,年八十八。《宋史》无传,《宋史翼》卷二六载其事。

  张先”能诗及乐府,至老不衰”(《石林诗话》卷下)。其词内容大多反映士大夫的诗酒生活和男女之情,对都市社会生活也有所反映,语言工张先年龄虽长于晏殊、欧阳修,但仍然接受他们的影响,尤以晏欧一派的小令擅长。他善于锻炼字句,喜欢写一种朦胧的美,更以“影”字著名。苏轼说:“子野诗笔老,歌词妙乃其余事。”这与柳永专攻慢词又有不同。

  著有《张子野词》(一名《安陆词》),存词一百八十多首。

  【简析】

  张先登进士第较柳永早四年,二人创作活动的时间大致相同,但创作风格截然不同:柳永呈现的是市民风格,张先表现的则是士大夫风采,恬淡、雅致,讲究调清韵美。稍后的晁无咎对此曾加以评说:“子野与耆卿齐名,而时以子野不及耆卿。然子野韵高,是耆卿所乏处。”前二句是从慢词的角度谈到张先的作品无论在组织结构及语言运用方面都远不及柳永,后面二句主要指张先小令以“韵高”受到文人的赞赏。

  这首《木兰花·乙卯吴兴寒食》即是后者的代表。题中的吴兴是作者的故乡,即今浙江湖州市。乙卯指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此时诗人已86岁,在故乡过着悠闲的晚年。寒食即寒食节,在清明节前二日,古人常在此节日扫墓、春游。这首词既描绘出年轻人寒食春游的喧闹,又描绘出月明中天时自家庭院的宁静,一动一静,互相对应之间,反映出一位耄耋老人独特的生活感受。尤其是最后两句“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描绘中庭的点点杨花 在清明月色飞舞;又花过无影,显得清辉迷蒙,明而不亮,庭中一切景物都蒙上一层轻雾,别具一种朦胧之美。它与张先的另外两首描绘花影飘动的名句: “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为时人交口称赞,张先也由此得名“张三影”。 下面略加分析:

  上阕着重写人事,通过一组春游嬉戏的镜头,描写春光的美好,生动地反映出古代寒食佳节的热闹场面,游人的欢乐。

   “龙头舴艋吴儿竞,笋柱秋千游女并。”这里有吴地青年的龙舟竞渡的场景,有游女成双成对笑玩秋千的画面。词一开头,不但写出了人数之众多,而且渲染了气氛之热烈。欢声笑语,隐约可闻。着一“竞”字既写出了划桨人的矫健和船行的轻疾,又可以想见夹岸助兴的喧天锣鼓和争相观看的男女老少。“芳洲拾翠暮忘归,秀野踏青来不定。”这里有芳洲采花、尽兴忘归的剪影,有秀野踏青,来往不绝的景象。以上四句,句句写景,句句写人,景中有人,人为景乐。这种浓墨重彩、翠曳红摇的笔墨,平添了许多旖旎春光,洋溢着节日的欢乐气息。其中也流露出作者盎然的生活情趣,虽然已是86岁的高龄,热爱生活,感受着春光下跃动的生命。

  下片则侧重描景物,以工巧的画笔,描绘出春天月夜的幽雅、恬静,反衬白昼游乐的繁盛,也表现出一位耄耋老人独特的生活感受。

  “行云去后遥山暝,已放笙歌池院静。”游女散后,远山渐渐昏暗下来;音乐停止,花园显得异常幽静。前句中着一“暝”字,突出远山色彩的暗淡,衬托出游人去后、夜幕降临的情景。后句中着一“静”字,渲染出笙歌已放、池院寂寥无人的气氛。

  “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这是个历代传诵不衰的佳句。清代浙西词派代表人物曾叹服此句,甚至认为在“三影”中也是龙头: “张子野吴兴寒食词‘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余尝叹其工绝,世所传‘三影’之上”(《静志居诗话》)。这两句的绝佳之处,在于以下三点:第一,有形无影,虚实相衬。作者出神入化地描绘出柳絮 在清亮的月色下漂浮的动态:时已深夜,万籁俱寂,院中的月色显得格外清新明亮。无数的柳絮飘浮空中,没有留下一丝儿倩影。写杨花在月下飘浮无影,既极言其小,更极言其轻。这里写“无影”是虚,写无声是实。虚实相衬,更显其空灵;第二动静相衬,前后呼应。如前所述,上阙着重写“动”,通过一组春游嬉戏的镜头,反映出古代寒食佳节的热闹场面,游人的欢乐。下面则写静。连月色下轻轻飘舞的杨花都清晰可见,这并非仅仅是因为月色的明亮,也在暗示庭院的空寂,唯有空寂的庭院,如此细微的杨花才能轻轻地飘舞,不受任何外物的扰动。当然,也暗出这位老人是静静地坐在庭院之中,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这才能感受到杨花的轻轻飘舞,也才能看到“无数杨花过无影”。这就像王维表现山中寂静的《鸟鸣涧》中体察的那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第三,这两句还寓情于景,反映出作者游乐一天之后,心情恬淡而又舒畅。词人虽年事已高,但生活情趣很高,既爱游春的热闹场面,又爱月夜的幽静景色。他白昼,与乡民同乐,是一种情趣;夜晚,独坐中庭,欣赏春宵月色,又是一种情趣。

  关于张先的精力旺盛,宋人笔记皇都风月主人《绿窗新话》记载了一个故事: “一树梨花压海棠”。据说这个典故来自苏东坡对好友张先的开涮。如前所述,张先精力旺盛,身体特好。七十五岁退休时仍精力饱满,眼睛能看蝇头小字,以至原淮南发运使马仲甫两次向朝廷举荐,让张先再任官职,只是因为张先一再谢绝而作罢。据说张先在80岁时曾纳了一个18岁的小妾,兴奋之余作诗一首:“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本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好友苏东坡知道此事后写诗调侃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诗中用梨花暗喻满头白发的老翁张先,以红花比喻十八岁的少女,以“一树梨花压海棠”比喻老夫娶少妻。此后民间更有故事敷衍道:小妾在此后的八年中为他生了两男两女。张先一生共有十子两女,年纪最大的大儿子和年纪最小的小女儿相差六十岁。张先死的时候,小妾哭的死去活来,几年之后也郁郁而终。

  当然,这是题外话。

浣溪沙 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题解】

  浣溪沙,原为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名。《金奁集》入”黄钟宫”,《张子野词》入”中吕宫”。调名”浣纱溪”的本意即咏春秋越国美女西施浣纱的溪水。字数以四十二字居多,另有四十四字和四十六字两种。最早采用此调的是唐人韩偓,通常以其词《浣溪沙·宿醉离愁慢髻鬟》为正体,为平韵体。另有仄韵体等四种变体,始于南唐后主李煜。另有正体双调四十二字,上片三句三平韵,下片三句两平韵。此调音节明快,句式整齐,易于上口,为婉约、豪放两派词人所常用。代表作有晏殊的《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秦观的《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等。

  【作者介绍】

  晏殊(991—1055),字同叔,抚州临川人。十四岁以神童入试,赐同进士出身,命为秘书省正字,官至右谏议大夫、集贤殿学士、同平章事兼枢密使、礼部刑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知永兴军、兵部尚书,1055年病逝于京中,封临淄公,谥号元献,世称晏元献。

  晏殊以词著于文坛,尤擅小令,风格含蓄婉丽,与其子晏几道,被称为“大晏”和“小晏”,又与欧阳修并称“晏欧”;亦工诗善文,原有集,已散佚。存世有《珠玉词》、《晏元献遗文》、《类要》残本。

  【简析】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晏殊少年得志,又生活在天下承平的仁宗时代,作为太平宰相,政事之余,征歌逐舞,诗酒自娱,又“喜宾客,未尝一日不宴饮”。这样的地位和生活方式,决定了他的《珠玉词》,如珠似玉,温润秀洁,只有一些淡淡的闲愁。这首词所表现的就是对时光流逝的怅惘和春意凋残的惋惜。也是晏殊词中最为脍炙人口的篇章。

  上片似乎是曹孟德的 “对酒当歌”。首句“一曲新词酒一杯” ,化用白居易《长安道》诗意:“花枝缺入青楼开,艳歌一曲酒一杯”。“新词”,刚填好的歌词。这是在咏歌酒宴中的心境。作者在宴饮开始时是怀着轻松愉悦的情怀,带着潇洒安闲的意态的于。作为安享尊荣而又崇文尚雅的“太平宰相”,以歌侑酒,是作者习于问津、也乐于问津的娱情遣兴方式之一。但这种轻松愉悦的情怀,带着潇洒安闲的意态很快便起了变化。因为这种边听边饮宴饮现境不期而然地触发对“去年”所历类似境界的追忆:“去年天气旧亭台”。也是一样的暮春天气,也是一样的清歌美酒,也是同一座亭阁楼台。但是,似乎一切依旧的表象下又分明感觉到有的东西已经起了难以逆转的变化,这便是悠悠流逝的岁月和与此相关的一系列人事。作者采用复叠错综的句式,在倾吐着景物依旧而人事全非的怀旧之感。而这种怀旧之感中又糅合着深婉的伤今之情。这也就是唐代诗人刘希夷所感叹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而此人的喟叹,又是由眼前正在沉沦的夕阳所触发的:“夕阳西下几时回?” “夕阳西下几时回?”这是个设问句,但却无需回答。因为时光的流逝是无法挽回的。是的,太阳还会升起,但明日的太阳已非今日西沉的落日。眼前之落日,触发了作者的对美好景物情事的流连,对时光流逝的怅惘,以及对美好事物重现的微茫的希望。这是即景兴感,但所感者实际上已不限于眼前的情事,而是扩展到整个人生,其中不仅有感性活动,而且包含着某种哲理性的沉思。“几时回”三字,所折射出的似乎是一种企盼其返、却又情知难返的纤细心态。但这种意绪又深藏不露,需要读者自己去咀嚼体会;这种心态也是极为纤细的,只是一种淡淡的忧愁,微微的伤感。这就是《珠玉词》的总体风格,也是《珠玉词》的魅力所在。

  下片似乎是曹孟德的“去日苦多”。“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两句,寓工巧于混成,寄闲愁于景物描绘,是人们传颂不息、生命长存的名句。获得历代诗论家的好评如明代才子杨慎:“‘无可奈何’二语工丽,天然奇偶”(《词品》);沈际飞: “‘奈何花落去’无可,律诗俊语也,然自是天成一段词,着诗不得”(《草堂诗余正集》)。它的杰特在于以下三点:第一,寄闲愁于景物描绘。表面上是描景:春末了,花儿在凋谢;秋天归去的燕子又回来。但其中蕴含却是时光流逝的怅惘和春意凋残的惋惜。以及对岁月流逝、青春逝去的无奈。“无可奈何花落去”是公开表现自己的无奈,“似曾相识燕归来”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燕子是归来了,但已不是去年的燕子。元代诗人萨都剌有首《满江红》,抒发江山依旧,人物全非的历史兴亡之感,其中写到:“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其中感慨应与晏词近似,都是在借物抒情,抒发人生代谢、青春易逝的无奈和伤感。第一,这两句不仅是感慨,还蓄意让人领悟人生的哲理:花开花谢,春去春来,这都是不可抗拒的大自然的规律,叹息也好,流连也罢,都无法改变这一客观现实。你所能做到的只能是顺应,只能是放开。这大概就是作者在“小园香径独徘徊”得到的领悟。第三,这一联用虚字构成工整的对仗,又能寓工巧于混成,语言流利而意蕴含蓄。声韵和谐,寓意深婉,唱叹传神等方面表现出词人的巧思深情,也是这两句出名的原因。张宗橚在《词林纪事》:“细玩‘无可奈何’一联,意致缠绵,语调谐婉,的是倚声家语”。

  

Comments are closed.

返回首页